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黄桷兰(一)  

2009-06-19 13:49:03|  分类: miner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俺项链上挂了四朵黄桷兰,以帅哥段工为首的那群江西工人都好奇地问俺这是什么花,怎么这样香呀。俺好惊讶,这是四川很普通的花嘛,没想到这群江西“老表”却不认得。

 

俺想起了刀郎提起小篮来到郊外摘野栀子花的场景……只是栀子花的缺点是爱长虫子,当太阳晒在他的脸上,他在虫中笑的样子一定很招摇吧?

 

其实,栀子花咱们这里也有(不过野生的栀子俺还暂时没见过),应该说它的香味与黄桷兰的香味都很宜人,可两者差别还是相当大的。不然咱们甜城才子暮蝉怎么会用专门的篇幅泼墨对它的偏爱呢(详见“暮蝉”之《玉兰花开》)?不然每到这样的季节怎会有“满城尽卖黄桷兰”的盛况呢?不然,那些外地人怎会在此欣赏到花枝招展的女子们把它挂在项链上或胸前的钮扣上的妖娆呢……

 

这“白而不艳,黄而有味”的花朵还让俺想起父亲的一个同事曾经对俺讲的一个故事。

 

传说父亲以前出差到安岳,几乎每次都会去当地的公园逗留。那里有一棵好大的黄桷兰树,如果赶上花开的季节,风会把花香送到几里之外……父亲喜欢坐在那铺满片片花瓣的米黄色的“地毯”上“遥想”……因为这棵黄桷兰下,是他和咱妈初识时的地方,这棵黄桷兰有着与董允和七仙女的老槐树同样生动的爱情故事……

 

这就不难理解俺为啥会因黄桷兰而废话连篇了,因为它让俺想起了咱爸咱妈那场风花雪月的往事……想起了父亲静水深流的爱……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